2017經濟可能更加不樂觀 中國央行利息調整的概率極低

分享到:
點擊次數:1033 更新時間:2017年01月16日09:50:21 打印此頁 關閉

2017-01-12 來源:和訊網

 

2016年末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精髓來看,中央政府依然和以前一樣,希望中國經濟能夠穩中求進。穩是前提條件,進是發展的需求。簡而言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透露出兩大方面的重要經濟信號。第一,實體經濟發展將獲政策支持。中國從低收入國家變成中等收入國家,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靠的是實體經濟,今后要跨入高收入國家就要依靠實體經濟。第二,國企改革進入“建設年”。與2015年并未提及國企改革不同,2016年的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并強化了對國企改革的要求,并要求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領域邁出實質性步伐。

除此之外,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給2017年定的任務主要有四個,第一個是繼續推動供給側改革,第二個是要振興實體經濟,第三個是要穩定房地產市場的發展,第四個是新型城鎮化。

從上述四點來看,這和往年的工作安排似乎并沒有多少差異,但從這個宏觀環境來看,目前的經濟基礎是更加不容樂觀,因此我們對自身也有了更新的定位。雖然目標看起來沒有變化,但我們的精神狀態已經發生了改變,尤其是在世界經濟前景極為不明朗、歐元區面臨大量不確定因素等綜合不利條件的影響下,中國經濟的企穩、經濟數據的超預期的好轉,為中國經濟后期的發展注入了大量的信心。

2017年,中國經濟繼續“穩”

雖然我們有很多信心,但中國經濟在2017年可能更加不樂觀。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經濟增速依然受到壓力,另一方面還是因為全球各種不穩定、不確定、撲朔迷離的前景和錢景。盡管中國各類經濟數據已經呈現出企穩的跡象,但數據只能代表過去,還有很多的未知及挑戰在等著我們,在經濟基礎依然難以起到穩定作用的情況下,謹慎是必然的選擇。

結合當前世界局勢來看,絕大多數國家2017年的計劃都希望通過擴大出口、拉動內需等方式,推動本土企業發展,加大投資并增加就業機會,以此刺激國內經濟增長,這種想法也意味著貿易保護主義繼續升溫,中國也不例外。在這種背景下,世界各國的各種競爭必然加劇,貿易戰、貨幣戰、資本戰等沒有硝煙的比拼將層出不窮,這既會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中國經濟向好發展,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傷害中國經濟。

相比其他國家而言,中國經濟依然處于較高的經濟增長之中,這也意味著中國經濟在2017年依然會將“穩”放在首要位置上,也代表結構性供給側改革將繼續持續下去,并將在2017年的經濟發展中占據極為重要的位置。

經過2016年的過渡,2017年的中國經濟將繼續向“要質量”的方向發展,即去庫存、去產能、去落后技術、去僵尸企業,都是結構性供給側改革要協調的問題。在宏觀方面是要經濟健康穩定發展、擠出各種泡沫,不再單一追求發展速度。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中國產業近年來的發展已經為此做出了一定的鋪墊,有助于推動中國經濟2017年繼續向著更高的質量目標發展。

在微觀方面,是要提升消費者獲得的產品及服務的質量,提升企業的綜合實力。很多人喜歡海購、很多海外游的中國游客喜歡各種掃貨,如此大費周章,歸根結底一是對中國生產、制造的產品質量不信任,二是認為在同等質量下海外產品的價格較為便宜。如果通過創新驅動提升產品質量、降低產品成本,實現真正的物廉價美,無需國家號召拉動內需、供給側改革就能吸引大量的消費者進行購買消費,這無疑是值得政府、企業共同重視的。

2017GDP預計在6.6%左右

經濟發展要質量,經濟結構也需要質量,從2016年的經濟發展情況來看,政府正在通過各種方式嘗試用某些行業來取代樓市對中國經濟的貢獻,從而優化中國經濟、產業機構,以在L型經濟鑄上一個更有質量的底部,以實現“房子是用來住”的定位,這也是結構性供給側改革的一項重要任務。很顯然,在追求質量的同時,中國經濟的發展也將經歷一種變革。從長遠角度來看,這種變革將為中國經濟的發展積蓄大量動力,但從短期來看,這種變革是一種可能會形成動蕩的大膽嘗試。因此在“穩”的前期下,中國經濟依然會保持較為平和的增速,不會出現過于強勁的增長,也不會出現大幅下滑,預計2017年的GDP將在6.6%左右。

2017年,預計科技和朝陽型的實體產業將逐漸站上經濟發展的戰略地位,這是時代的發展趨勢,其中一部分就受益于持續推動的“雙創”熱潮,在這幾年的創新創業培育中,有一小部分新興企業已經初顯成效,將成為未來相關行業發展的重要驅動力量之一,這是“雙創”取得的成績。但是“雙創”市場也已經形成了二八格局,除了小部分企業暫時取得成功外,大部分的企業都會在市場競爭中倒下,這些倒下的企業可能會形成一些負面情緒,因此如何安撫、穩定這些負面情緒,也是穩發展當中的重要工作之一。

在通脹方面,中國CPI水平依然較低,20161月份到11月份的CPI均未超過2.3%,考慮到臨近2017春節CPI將開始出現周期性的上漲,但在2017年一季度之后、二季度中期將再度緩和。同時,考慮到中國中小企業融資難、資金鏈等問題,因此只要不出現突發性或危急性情況,中國央行在2017年利息調整的概率極低。在匯率方面,盡管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已經好轉,但在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人民幣在自由市場中依然面臨著貶值壓力。在資本市場方面,能夠決定向好或向壞的實際上還是實體經濟主體,因此資本市場在大體上也將以“穩”為主色調,中國監管部門也會繼續加大監管力度打擊各種“投機倒把”、不法行為以維護市場健康。

上一條:“十三五”生物產業規劃印發 四大領域將重點發展 下一條:發達經濟體政策不確定性 加劇全球經濟風險
福利彩票开店利润